政协文苑
竹溪懒豆腐
发布时间: 2019-09-20
  

竹溪懒豆腐

滕沁

 

  记得小时候,物资匮乏,很多家庭经常为了三餐发愁。在那个年代,填饱肚子是一个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,能解决这个难题的父母基本上可以称为村里的能人。我的父母肯定属于能人,因为父母不仅把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养活了,还把我们养得很好。所以,我的父母在我们村里是被交口称赞的!现在回想起来,父母当年确实不简单,不仅让我们衣食无忧,还尽力让我们读完了初中、中专。

  那时,爸爸在乡政府工作,每月只有几十块钱工资,妈妈在家全职打理家务。妈妈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,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不仅没受到过饥饿的困扰,反而觉得童年很幸福,尤其是饮食方面,我的印象特别深刻。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妈妈用各种杂粮变着花样改善我们的饮食,真是太幸福了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妈妈除了会做竹溪普通家庭妇女会做的酸辣子炒鸡、蒸盆、红焖兔肉、大酥、小酥、豆腐圆子等家常美食外,还会做我们家乡的名吃“秘制猪心肺汤”和“懒豆腐”。尤其是懒豆腐,妈妈做得特别好吃,我时常想念。

  “懒豆腐”从字面上理解,一般人可能认为是懒人做的豆腐或者是懒人吃的豆腐。其实不然,懒豆腐的做工非常繁杂,它是竹溪的一道特殊的亦饭亦菜的地方美食。在我们家乡,一说起懒豆腐,大家一定会口舌生津,几乎家家会做,人人爱吃!

  做懒豆腐用的豆腐大抵分为四个流程,即磨浆、过浆、煮浆和点浆。每个流程都要好好把握火候,才能做出地地道道的懒豆腐。

  每到夏末初秋,黄豆成熟的时节,妈妈总会想办法改善我们的伙食。听妈妈讲,所有好的食材再结合最恰当的时令,做出的饭菜是最香甜可口的。在做懒豆腐之前,一些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在前一天的上午准备好黄豆,用水洗去杂质,再用井水浸泡十二个小时,然后用水冲洗干净,再把泡好的黄豆用石磨磨成粉浆状,这个过程重复两次,以保证粉浆的细腻。磨豆浆是整个生产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,也是非常费力的一环。这个环节需要一个人往石磨里放豆子,另一个人推磨。一把泡好的黄豆,加半瓢清水,石磨来回三圈,这是一个标准流程。推磨一般是几个人轮流完成的,放豆子由我来操作,推磨的工作自然落在几个年长的姐姐和哥哥身上。随着石磨飞转,嫩白的豆浆沿着磨壁流到石磨下方的盆里。看着那些堆积起来的白色泡沫,一股浓浓的豆香味就飘荡起来了。我们在推磨的过程中,如果累乏了就会唱妈妈教的歌谣“推个磨,拐个浆,喂个猪娃儿肥囔囔,爹吃肉,妈喝汤,轮到幺娃儿啃个骨头棒棒……”一阵欢笑过后,感觉精神气儿立马就恢复了。

  豆浆磨好了,接下来是“过浆”。“过浆”就是把磨好的豆浆倒进过浆布兜(一种过滤豆浆的工具,即用一根绳索固定在屋梁上,绳索的下端缠住吊杆。吊杆的下方有两根七八十公分十字相交的木头,木头的顶端缠住一块粗纱布的四个角),等豆渣和豆浆完全分离,即完成“过浆”。下道工序是“煮浆”,煮浆不能急,把豆浆倒进锅里之后,只能用“文火”慢慢煮沸。此时,灶台边必须有一个人拿勺子不停地搅动,因为稍不留神就会糊锅,那样做出来的豆腐口味就会大打折扣。接下来是“点浆”,就是用适量的石膏磨碎化成水 (点浆最难把握的是石膏的用量,过多过少都不行,否则做的豆花始终不成形状),再搅均匀,然后慢慢倒进翻滚的豆浆里,这时停止搅动,只待它慢慢凝聚,变成雪白的豆花,再把豆花舀到铺着白色纱布的竹筐上,滤去多余水份,这样,豆腐的制作就基本完成了。

  接下来是煮饭,就是用自家田里的稻米加上做豆腐控下的水煮稀饭,待到米粒开花时,再在稀饭中放入拳头大小的豆腐块,再煮浓稠,懒豆腐就基本成功了!不过,竹溪有句老话:“没有一碗好的芫荽辣子的懒豆腐是没有灵魂的。”所以最后一道工序是制作芫荽辣子。芫荽辣子看起来简单,实则复杂,就是把上好的干辣椒放在没有油腥味儿的锅里炕香,再用对窝捣碎,加姜末、葱花、蒜苗碎、芫荽末、盐、鸡精、酱油等少许调料拌均匀,再把芝麻油烧开倒在辣椒面上,最后用稀饭上面的一层汤水拌和辣椒面,至此,一碗香喷喷的芫荽辣子就完成了!整个厨房都会被这种独有的辣椒香味所覆盖。此时,迫不及待地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懒豆腐,再淋上芫荽辣子,吃上一口,那味道让人终生难忘。

  长大后,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妈妈做的懒豆腐。如今妈妈不在了,可妈妈做的懒豆腐的味道我始终清晰地记得,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“妈妈的味道”吧!(转载《十堰日报》2019年9月20日六版 楚天汉水栏目

 


打印 | 关闭 | 收藏
主办单位:政协竹溪县委员会 电话:0719-2726195
技术支持: 十堰政府网 鄂ICP备05004607号 鄂公网安备 42032402000118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4203240048